西安辖区
新城区 / 碑林区 / 莲湖区 / 灞桥区 / 未央区 / 雁塔区 / 阎良区 / 临潼区 / 长安区 / 鄠邑区 / 高陵区 / 蓝田县 / 周至县 / 
更多 ≡
2020
05 / 18
10:52
扫码手机端阅读

关注疫情下的民办幼儿园:幼儿园老师大量流失 被迫当微商维持生活

中国西安网 http://www.montcopa.net 2020-05-18 10:52 出处:华商网-华商报西安报业全媒体 编辑:@中国西安网

关注疫情下的民办幼儿园:幼儿园老师大量流失 被迫当微商维持生活

在此次西安市两会上,三位政协委员同时聚焦疫情下的民办幼儿园的发展,呼吁给予民办幼儿园政策扶持,让民办幼儿园可以“活下去”。

何善平:疫情期间超过95%的民办园出现严重亏损

西安市政协委员、陕西学前师范学院学前教育系主任何善平通过多种途径调研,发现民办幼儿园在防控疫情期间所遇到的主要困难与问题:

第一,疫情急剧加重了民办园的负担和困难幼儿园出现资不抵债、幼儿可能失学现象。目前,西安市将近80%民办幼儿园都是普惠园,属于非营利性机构,截至3月中旬,超过95%的民办园出现严重的收支亏损。

闲来麻将陕西省教育考试与评价研究会学前教育分会调研了民办幼教机构陕西中育品格。该机构疫情期间仍然要为2250位教师继续发放工资,加之合同期内的租金、物业费等支出,导致现金流断流,不得不向银行贷款3000万以维持运转。对于更多的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的小型普惠性民办园来说,生存更加困难。

第二,幼儿园教师失业人数增加,也影响相关专业大学生就业。

第三,复课后幼儿返园率偏低,造成民办园恢复元气缓慢和新的困难。据对中育品格1000名幼儿家长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开学第一个月家长送园意愿率不足50%,乐观预计要到7月幼儿出勤率才能恢复到正常情况,部分民办普惠园开学后入不敷出现象将更严重。

根据以上调研实际情况和幼儿园基本现状分析,何善平建议:首先,由政府统一协调在疫情防控期间减免民办幼儿园房租,对租赁非国有资产的民办园疫情期间由政府财政给予一定的房租补贴,或者政府鼓励、要求非国有资产物业租赁给民办园者疫情期间减免、缓交租金,产权所有人的房屋租金收入损失政府补贴或者在税收等其他方面予以优惠。

其次,提前足额或提高标准发放普惠园生均补贴。参考北京市教育委员会3月出台的政策,将民办普惠园按照2020年1月的在园幼儿数,将2020年1至6月的生均定额补助给予一次性预拨,保持园所和教职工队伍稳定。

第三,民办非企业性质的民办园同等享受已经出台的疫情期间中小企业社保等扶持政策。第四,给予经济相对落后的乡村民办幼儿园更大扶持。第五,统筹防疫物资供应,配发防疫物资减轻幼儿园采购负担。第六,制定政策,协调金融机构提供普惠利率贷款,帮助民办园渡过难关。

关注疫情下的民办幼儿园:幼儿园老师大量流失 被迫当微商维持生活

潘长虹:幼儿园老师大量流失,被迫当微商维持生活

西安市政协委员、雁塔区嘉祥幼教集团理事长潘长虹对民办幼儿园遭受疫情影响深有感触。

闲来麻将调查显示,部分家长因担忧孩子健康,已提出申请休学。预计幼儿园开学之后,很有可能会集中出现幼儿休学现象。更大隐患还在于,如此下去将流失一批优秀的幼师队伍。不少幼儿园的员工等不起被迫改行,有的去做收银员、有的去做微商,有的甚至做了保洁员。当前民办幼儿园都在采取各种方式自救,寻投资、求贷款、找合作、线上销课……但效果并不理想。

潘长虹说,五月初,我省和西安市出台了支持化解民办幼儿园帮扶工作通知,六项具体帮扶措施温暖人心,而关于时间节点及措施细节,她想提出以下建议:措施中提出“提前足额拨付全年公用经费补助资金”,希望越快越好,因为这是救命钱。措施中决定房租补助标准为每生每月30元,补助期限为2个月;国有资产用房免收2个月房租;各项保险减半征收3个月等……建议补贴时长延续至幼儿园开学或疫情结束。同时期待政府根据当地疫情防控情况,早日作出科学开学时间的决定。

关注疫情下的民办幼儿园:幼儿园老师大量流失 被迫当微商维持生活

何滨:呼吁民办幼儿园纳入失业稳岗补贴政策扶持范围

西安市政协委员、西安新概念幼教集团董事长何滨也非常关注疫情对民办幼儿园的影响。

何滨提出建议:首先,适度考虑民办幼儿园房租实际困难给予扶持。目前西安市幼儿园租赁国有资产物业的比例不到10%,90%的幼儿园经营物业租赁的为非国有资产,大多不能享受租金减免政策。针对此情况,建议可出台文件对租赁非国有资产的民办园疫情期间由政府财政给予一定的房租补贴,或由教育行政管理部门、住建部门等协商出台文件,鼓励非国有资产物业租赁给民办园者在因疫情影响未开园期间减免租金,产权所有人的房屋租金收入损失由政府补贴或者在税收等其他方面予以优惠。建议将民办幼儿园纳入中小微企业扶持政策范围,并建议纳入失业稳岗补贴政策扶持范围。华商报记者 毛蜜娜/文 赵彬/图

民办幼儿园生存困境调查

西安城东一所普惠性民办幼儿园——

“如果六月还不复学,可能真撑不住了”

5月15日,又到了每个月给老师们发薪的日子,“老师们复工了,该发的工资就得发。”西安城东一家民办普惠性幼儿园投资人王珺(化名)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苦笑着摇头。

王珺投资了四所幼儿园,城东这所园2019年投资200万元开园,目前还没回本,又遭遇了疫情停学。

2月至5月,每个月固定支出在5万多元,房租是最大头

王珺说,最大的压力有两方面。首先是资金。2月至5月,每个月的固定支出在5万多元,房租是最大头,约占支出一半,租的私人物业,减是不可能,和房东商量今年9月新一年的房租可缓交,“这已经是很不错房东啦。”其余支出按比例多少分别是员工工资支出、骨干员工“五险”支出和其他支出。

停学至今四个月,共支出20余万元,但几乎没收入进账。此类幼儿园保教费和伙食费基本按月收,“虽然春节前预收了一些孩子3月份保教费,但目前已在逐步退。”为继续维持运转,王珺贷款50万元,感觉“压力特别大,”她说,如果到6月份还不开学,“可能真得撑不下去了。”

如果真撑不下去,转让吗?王珺目前没有这个打算,她说自己从幼教专业毕业一直干这一行,有了感情,除了幼儿园可能也干不了别的,能坚持一定会坚持下去。但她透露,已经有几个园的投资者开始运作转让,但这时候很少会有人接,即使有,也一定是“地板价。”

只发1000到1200基本工资,有教师已离开

闲来麻将第二个压力是老师队伍的稳定。王珺直言,已经有两个老师离开,一位转行卖服装,另一位去了美容院。离开的原因简单:收入低。王珺说,这段时间给员工只发最低工资,每月1000至1200元不等。离开的人,王珺想挽留,但找不出理由,“离开的老师说‘要先挣钱,等哪天开学了再说’,我还能说什么呢?”

据了解,普惠性幼儿园老师、保育员等岗位本身流动性就很大,工资也不高,再加上疫情造成的困境,“让有些老师想离开的除了收入,还有对这个行业未来的预期,80后相对稳定,90后留恋度不高,他们觉得这个行业可能也就这样了,趁还年轻,为什么不去干别的呢。”

王珺担心,目前状况如果继续,幼教老师有断层危险。本来每年四五月是新一批幼教毕业生补充入园的时候,但她们园今年未招新人,“老人要走我都不留,怎么招新人?”如果大量毕业生不得不去干别的,未来或将存在幼教老师断层的危险。

直播带货给老师增收入,更让她们定心

困境不知何时到头,自救是必须的。据了解,西安已有不少幼儿园组织老师们线上线下卖各种产品,包子、蛋糕、绘本……抖音上,一家外省幼儿园甚至临时将园所改为烧烤园,厨子烤肉,老师当服务员,家长去捧场。

王珺他们也正在带货,统一组织老师们卖童装、卖绘本、卖益智玩具,线上直播、发朋友圈、发群,线下“去小区、去广场摆摊。”

“其他园最开始这么做我挺抵触,咱是干教育的,天天朋友圈卖东西,家长怎么看?幼儿园成什么了?”所以3、4月仍坚持线上免费上课。但到5月,“必须要变了”。王珺说,这方面收入对幼儿园运营可忽略不计,所有收入全部给老师,一方面能补贴员工,一方面要给老师找点事干让大家安心,“长时间闲着,人就慌了,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4月底,西安市出台《关于切实做好疫情防控期间民办幼儿园扶持工作的通知》,从六方面支持这一行业渡过难关。是否受到了上述扶持?“我在朋友圈看到了。”王珺回答,其中一个园之前(非疫情期间)一直足额、定时收到相应补助,但城东这所园没有什么变化,“该交的社保还在正常交。”几天前教育部门还召集她去开过会,“也没说扶持的事,问了,也没啥回音。”

心愿:希望能立刻、马上开学

不久前,北京市已发布幼儿园复课的明确信息。但西安何时复学,至今仍未有定论。

有从业者分析,即使很快复学,一方面中小班的孩子是否会立刻回归,一方面防疫等成本并不低,投入的钱和所操的心,反而更大。但王珺不犹豫,“希望立刻、马上开学!”即使不一定所有孩子都能第一时间回来,即使防疫措施很严格,会增加投入,“但只要开学,幼儿园就有收入,老师就会安心,运营就有办法,就能继续干下去。”在受访其他幼儿园负责人,除一位表示9月开学更合适外,其他均表示希望应立刻、马上开学。

西安城北一所普惠性民办幼儿园——

最大压力是不知何时开学的担忧

没复工、不带货、也暂时不发员工工资,西安城北一所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运营负责人张昊(化名)说,这就他们幼儿园的现状,“不动,就是最好的自救。”但困难是肯定存在的,张昊说。对他的采访约在了幼儿园之外的地方,“一方面园里没复工,一方面如果我去园里,触景生情,我也会急,会焦虑。”

资金:目前还不是最大压力

张昊是这个行业为数不多的男负责人,他从幼教毕业一直从事这一行,2018年至今,和他人合伙先后开了三所幼儿园。城北这所园在2019年底有分红,“因此,资金目前还够。”

而去年才开的一所县上的幼儿园,“压力就比较大。”另一所幼儿园,还没开园,但已招生,也收了一些费用。

闲来麻将和其他同类幼儿园相同,房租支出是最大的,然后是员工工资,最后是物业费等支出。疫情期间,城北那所园每月仍有10万多元支出。“大多数同类型的幼儿园,目前还不至于到实在没钱干不下去的阶段,但压力确实是很大的。”张昊分析。

同时,城北的那所园5月份已经开始今年9月的招生工作,效果还不错,已经有了收入。

自救:建议员工兼职别转行

今年超长的“假期”,让张昊和同行的心情先高后低。停学初期,不论投资人、园长或老师,大家心情普遍不错,“幼儿园很忙很操心,多放假很好啊。”但进入三月,只出不进的资金压力逐渐增大,“老师们坐不住了,收入少了,或者没有了,慌啊。”

张昊说,员工2月15日之前的工资已发放,但之后截至目前的工资,暂停发放。“我给员工说得很明确,只要明确开学日期,一次性补发没问题,但开学日期不定,只能暂时停发,不光是我们园,很多园都停发了工资。”

4月底,张昊开了一次全员大会,一方面告诉大家目前资金还具备抵御风险能力,一方面建议大家工资暂停后怎么办。

“目前情况,不动就是最好的自救。”张昊说,因此,幼儿园暂时不复工,也不组织老师们各种带货。“危机时期,别的园用这种方式,我深深理解,但我不会干。”此方式也需要成本,但收益有多大?即使能给老师一定补贴,但对缓解幼儿园资金困难杯水车薪。“我们能力有限,能干好吗?这些东西基本卖给学生家长,人家买不买?买一次是支持,能天天支持吗,很容易形成‘道德绑架’。”同时,这样做也存在法律风险,“特殊时期大家理解,但一旦有纠纷有投诉,会有更大风险。”

闲来麻将因此,张昊建议员工们心静的人在家待着,趁机学习;实在待不住,建议兼职别辞职,兼职一天有一天的收入,辞职转行干别的不现实,“现在行行都难,我们没有那个本事。”张昊说。

他的园有员工辞职,但整体人员还算齐备。“有朋友的园一次走了四个老师,这个压力就很大了。”不过,他不认为幼教老师会因疫情有断层危险。如果能尽早开学,很多老师会回来,而且成熟幼儿园有渠道、有资源短时间招聘到老师。

最大的压力是对未来的不确定

是否享受到了西安市4月底出台的扶持政策?张昊说,目前三所园的社保单位部分已免,只缴个人部分,“这在2月份已开始。”至于其他方面的补贴等扶持,张昊坦言,即使给到幼儿园,对于资金等压力的缓解,也只能是杯水车薪。“我们最多的支出是房租,都是私人物业,怎么可能少呢?也不可能直接补贴啊。”

在张昊看来,目前的最大的压力是对未来的不确定,具体说,“就是不知道何时才能开学,西安还没消息,让大家无法对未来做出判断。”他给记者看了一条和员工的聊天记录,员工想找兼职,但因无法确定复学日期,不知该找日薪还是月薪的,“这就是最好的例子。”

因此,这个行业目前最需要扶持的,“是应该科学、理性看待幼儿园复学这个事,尽早确定开学时间,让幼儿园回归正常,如果长时间不复学,不仅幼儿园生存困境持续恶化,对家庭生活、对孩子教育也不是好事。”

倒掉的幼儿园还是自身运营管理出了问题

张昊希望尽早开学,如果6月能开,他们园也会立刻开,只要家长有需求,放弃往年一个月的暑假都不是问题,“只要有收入,我就敢给员工补发工资,幼儿园继续办下去就不会有问题,目前什么都不确定,我们无法计划。”

张昊分析,绝大多数幼儿园和老师应能撑过这一关。那些倒掉的,核心还是幼儿园自身的管理和运营出了问题,各幼儿园不仅仅要重视教学,更要重视管理和运营,也将更考验投资者和园长这方面的水平。

当然,这肯定得有个时限。张昊预测,如果不开学的现状维持到9月之后还没改变,“至少有30%的幼儿园有倒掉的风险,如果到10月,我也就准备转让。” 华商报记者 冯强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智胜彩票 智胜彩票 广西快3 重庆彩票网 任我赢机器人